香港三级日本三级三级韩级,永久免费的无码中文影视,国产精品三级不卡电影

<option id="u08eo"><tt id="u08eo"></tt></option>
<tr id="u08eo"><xmp id="u08eo"> <rt id="u08eo"></rt><option id="u08eo"></option>
作者:| 來源 :| 發布時間:2022-01-14

國別信息?|?埃塞俄比亞

字號:T T T

一、埃塞俄比亞國情概覽


埃塞俄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The Federal Democratic Republic of Ethiopia,簡稱埃塞俄比亞)位于非洲東北部,被稱為“非洲之角”,東與吉布提、索馬里毗鄰,西北和蘇丹交界,北接厄立特里亞,南和肯尼亞接壤。國土面積110萬平方千米,人口總數約為1.12億,是非洲第二大人口大國(僅次于尼日利亞),也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內陸國家。首都亞的斯亞貝巴是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和非洲聯盟總部所在地,被譽為“非洲的心臟”,在非洲具有獨特的政治地位,也是其成為非洲重要交通樞紐之一的原因。


埃塞俄比亞是一個擁有80多個民族的國家,堪稱“民族博物館”。奧羅莫族、阿姆哈拉族、提格雷族和索馬里族占該國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埃塞是基督教和伊斯蘭教廣泛傳播的國家。目前,大多數埃塞俄比亞人使用的語言是阿姆哈拉語和奧羅米亞語。阿姆哈拉語適用于該國不同地區的居民,長期以來一直是埃塞俄比亞的商業和工作用語,現在是埃塞的國語,但是遠離首都的很多地區無法完全使用阿語溝通。自2019年底開始,埃塞俄比亞處于由提格雷州地區問題所引發的內部沖突當中,整體環境不穩定。


埃塞俄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簡稱埃革陣)執政后創建了以民族區域自治為基礎的聯邦政體,其政府由聯邦政府和州政府組成。兩者都擁有立法、行政和司法權力。政府以發展經濟為重點,注重協調穩定、發展和民族團結三者間關系。外交上,埃塞俄比亞奉行全方位外交政策,主張在平等互利、相互尊重主權、互不干涉內政的基礎上與各國發展友好關系,強調外交為國內經濟發展服務,重視加強與周邊鄰國的友好合作,努力發展與西方和阿拉伯國家關系,爭取經濟援助,與此同時它注重學習借鑒中國等亞洲國家的發展經驗。埃塞俄比亞是非洲聯盟、東非政府間發展組織、東部和南部非洲共同市場等組織的成員。


埃塞俄比亞是世界上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2005年以來,埃塞俄比亞政府實施“以農業為先導的工業化發展戰略”,加大農業投入,大力發展新興產業、出口創匯型產業、旅游業和航空業,吸引外資參與埃塞能源和礦產資源開發,經濟一直保持在6%以上的高速增長。但是,埃塞也面臨著政府債務上升、外匯持續短缺、區域發展失衡等問題。2019年,埃塞俄比亞的國內生產總值為959.13億美元,排名非洲第八,GDP增長率為8.364%。2020年,國民生產總值達到1076.45億美元, GDP增長率為6.1%??Х葘ΠH肀葋喌慕洕鹬匾淖饔?,占埃塞俄比亞出口產品的28.7%,其次是油籽、土豆和豆類。


2021年11月2日,拜登政府指責埃塞俄比亞“嚴重侵犯人權”,并將宣布將埃塞俄比亞從AGOA受惠國中暫時剔除,取消埃塞俄比亞從《非洲增長與機會法案》中獲得的免稅出口美國的資格,此舉有可能對其外貿及國內產業帶來較為嚴重的沖擊。

埃塞俄比亞的交通運輸業主要依賴公路,公路運輸占全國總運量的90%,其國內貨運和客運對道路網絡依賴較大。同時,道路交通網絡難以滿足其長途跨國運輸需要和時效性要求。由于埃塞俄比亞是內陸國,沒有海港和大型河港,自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與厄立特里亞發生邊界沖突后,埃塞主要依賴吉布提港處理95%的進出口貿易。因此,埃塞政府轉向大力支持航空運輸業的發展,一定程度上滿足其在國際貨運及客運發展需求。


過去二十年,因為稅收優惠政策,低成本的勞動力,貿易線路上戰略位置,以及運輸基礎設施的改善,埃塞吸引了大量投資者。2012年6月,非盟宣布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是非洲對外國直接投資最富吸引力的城市之一。同時“與非洲和其他全球市場相比,埃塞俄比亞的土地、勞動力和能源成本等生產要素較低?!薄?019年全球競爭力報告》顯示,埃塞俄比亞在全球最具競爭力的141個國家和地區中排第126位。世界銀行發布的《2020年營商環境報告》顯示,埃塞俄比亞在190個經濟體中全球營商環境排名第159位。2020年世界銀行發布的《全球經濟展望報告》稱,埃塞俄比亞內生經濟改革計劃的一系列宏觀措施將逐步緩解埃塞經濟失衡問題,為埃塞經濟中長期發展奠定良好基礎,國企私有化和更多工業園的投產也將為埃塞俄比亞帶來大量外資。


總體來說,埃塞俄比亞的招商優惠政策力度大、人口紅利豐沛、營商成本低廉、市場潛力巨大。


二、雙邊關系概況


(一)外交關系

自1970年建交以來,雙邊關系整體呈良好態勢。近年來,中國和埃塞關系呈持續發展勢頭,高層互訪不斷,人員往來增加。

1970年11月24日,中國與埃塞俄比亞兩國正式建立外交關系;隨后埃塞俄比亞皇帝海爾塞拉西訪華,并拜會了毛澤東主席,為兩國的政治經濟合作奠定了基礎,中方承諾對埃塞俄比亞進行財政援助,埃塞俄比亞承諾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重返聯合國。

1977-1982年,由于中蘇關系的持續惡化以及蘇聯和埃塞俄比亞關系的日益密切,中埃兩國關系一度惡化。

1983-1984年,中埃兩國簽署了《高級別訪問和貿易協定書》,兩國關系逐漸走向正?;?。

2000年,中非合作論壇(FOCAC)的建立進一步助推兩國關系發展,兩國積極參與、主辦并主持了FOCAC的高級會議。

2009年中非合作論壇第四屆部長級會議以來,雙邊政治互信不斷加深,兩國高層互訪頻繁,經貿合作不斷深化,兩國政府簽署了一系列雙邊合作協議,內容涉及經濟、技術、教育和投資等多個領域。

2017年5月,埃塞俄比亞總理海爾馬里亞姆訪華,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并與習近平主席、李克強總理舉行雙邊會晤。兩國領導人一致同意將雙邊關系定位提升至“全面戰略合作伙伴關系”。

2017年6月20日-21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對埃塞俄比亞進行正式訪問, 埃塞俄比亞總理在會見王毅外長時表示,歡迎中國企業來埃塞投資,愿同中方加強治國理政經驗交流,拓展兩國在經濟、安全、基礎設施、航空等領域的互利合作,加強在國際地區事務中的溝通協調。

2017 年5月,埃塞俄比亞正式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2018年9月,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赴華出席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與習近平主席、李克強總理和栗戰書委員長會見會談。在李克強總理見證下,雙方簽署了兩國政府關于“一帶一路”合作的諒解備忘錄等多份合作文件。

2019年4月,阿比總理再次赴華,出席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會見習近平主席,并與李克強總理共同見證兩國政府簽署《關于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合作規劃》等多份合作文件。

2020年以來,兩國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過程中相互支持,成為中非團結合作抗疫的典范。阿比總理兩次致信習近平主席并在非洲領導人中率先與習近平主席通話,堅定支持中國抗疫,堅持不停飛中國航線,不限制雙邊人員和經貿往來,讓埃塞俄比亞成為中非團結抗疫的領頭羊。同時,中國向埃塞俄比亞提供抗疫醫療物資援助,派遣醫療專家支援,并開工建設非洲疾控中心總部。


(二)經貿關系

1950年前后,中國和埃塞俄比亞之間開始有小額的經貿往來。

1971年,兩國簽訂了《貿易協定》,此后雙邊經貿關系逐步發展。

1991年以來,雙邊經貿關系不斷加強。

1996年,兩國政府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埃塞俄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政府貿易、經濟和技術合作協定》。

1998年,兩國政府簽署《中國與埃塞俄比亞相互促進與保護投資協定》。

2006-2014年,兩國政府簽署了多個經濟技術合作協定。

2013年11月,兩國政府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埃塞俄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政府經濟技術合作協定》和《中國和埃塞兩國政府關于中國向埃塞俄比亞提供優惠貸款的框架協議》。根據這兩項協議,中國政府將向埃塞俄比亞政府提供無償援助,并向埃塞博萊機場改擴建項目提供優惠貸款。

2018年5月,兩國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埃塞俄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政府關于援埃塞俄比亞緊急糧食援助項目的交接證書》《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埃塞俄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政府關于中國向埃塞俄比亞提供混合貸款的框架協議》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埃塞俄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政府經濟技術合作協定》。

2018年9月,兩國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埃塞俄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政府關于共同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的諒解備忘錄》。

2019年4月,兩國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埃塞俄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政府關于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合作規劃》和其他多份經濟合作文件。埃塞俄比亞是“一帶一路”倡議重要合作伙伴、中非產能合作先行先試示范國家,2017年,中埃關系提升為全面戰略合作伙伴關系,中埃之間的合作成為了中非合作和南南合作的典范。


迄今中國已為埃塞俄比亞建成了公路、獸醫站、發電站和供水工程等30個成套項目。2020年,雙邊貿易額25.7億美元,同比下降3.9%;其中中方出口額22.3億美元,進口額3.4億美元。中方主要出口輕工產品、高新技術產品、機器設備、紡織品和醫藥化工產品等,進口芝麻、乳香、沒藥藥材、皮革、棉花和咖啡等。埃塞俄比亞是中國第一大芝麻進口來源國,中國是埃塞俄比亞第一大貿易伙伴、第一大投資來源國和第一大工程承包方。


中國企業在埃塞俄比亞承攬的項目主要集中在鐵路、公路、通訊、電力、房建和水利灌溉等領域。中國在埃塞俄比亞的主要工程企業包括中交集團、中國土木工程集團、中水電建設集團、葛洲壩集團、中國中鐵股份公司、中地海外有限公司、中成套、中電裝備、東方電氣、中工國際、中興、華為、北方國際公司和江蘇國際等。中國已幫埃塞俄比亞建成撒哈拉以南非洲首條輕軌和非洲首條電氣化鐵路——亞吉鐵路。


根據埃塞俄比亞投資委數據,截至2020年6月在埃塞的所有外國投資者中,中國企業投資的項目數量最多。近年來,中國在埃塞俄比亞投資、承建的工業產業園發展態勢也較好。埃塞俄比亞是工業園模式發展最好的非洲國家之一。中國在埃塞建設的較大型工業產業園區包括埃塞俄比亞東方工業園、阿瓦薩工業園、巴赫達爾工業園、ARERTI工業園、湖南工業園、克林圖工業園、華堅國際輕工業城等。埃塞俄比亞已將工業化上升為國家發展戰略,并把建設工業園區、承接中國產能轉移作為實現工業化的重要依托。受大量外國投資(主要來自中國)的推動,埃塞俄比亞實現了“中國式的繁榮”,并正試圖復制亞洲式工業化道路成為下一個全球制造業中心。埃塞俄比亞已經成為中非工業化合作的先行者和一帶一路建設的非洲橋頭堡。


(三)民航關系

2003年3月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埃塞俄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政府簽訂《航空運輸協定》。

2003年11月28日,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首航航班抵達廣州。

2006年,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與埃塞俄比亞簽訂《航空運輸協定》。

2013年,中國和埃塞俄比亞簽署了關于航權安排的諒解備忘錄。

2014年3月30日,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開通直飛上海航班。

2015年10月,中國國際航空公司開通北京——亞的斯亞貝巴航線。

2016年,中國和埃塞俄比亞簽署擴大航權安排諒解備忘錄。

2020年9月8日,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第二屆“空中絲綢之路”國際合作峰會在北京召開。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大中華區總經理、中國區首席代表泰德(Tekle G Yohannes)在會上表示,公司將繼續與中國攜手共同戰疫,并將積極助力打造中非“空中絲綢之路”。

2020年9月30日,疫情期間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開通了武漢—亞的斯亞貝巴航線。


三、埃塞俄比亞民航業概況


(一)行業運輸

埃塞俄比亞位于非洲、歐洲、中東和遠東之間的十字路口,戰略位置十分重要。近年來,埃塞俄比亞航空業整體發展較快。該國已成為非洲航空產業較發達的國家之一。埃塞俄比亞境內共有50多個機場,從最南端的Gode到與厄立特里亞接壤的Humera均有機場,人們可以通過飛機到達該國的大部分地區。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是其載旗航司,安全系數、管理水平和經濟效益均保持較高水平。


2015-2019年,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的旅客運輸量和貨郵吞吐量穩定增長(見表4-1)。2019年,埃塞俄比亞民航業年旅客運輸量達到12,631,216人次,貨郵吞吐量達2450.273噸。

表4-1  2015-2019年埃塞俄比亞航空旅客運輸量和貨郵吞吐量

埃塞1‘’

資料來源:World Bank,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IS.AIR.GOOD.MT.K1?locations=ET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IS.AIR.PSGR?locations=ET


(二)行業安全

國際民航組織(ICAO)于1999年實施了普遍安全監督審計計劃(USOAP),對全體成員國進行定期的、強制性的、系統的和協調一致的安全監督審計,主要審計監督領域如下:航空立法和民航規章、國家航空體系和安全監督職能、人員執照系統、航空器運行、航空器適航性、航空器事故和事故征候調查、空中導航服務以及機場等方面的實施水平,以及各國遵守國際民航組織標準和建議措施的情況。


埃塞俄比亞民航行業整體安全情況較好,從2020年的數據來看其各項指標均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見圖4-1)。

埃塞2

圖4-1  2020年國際民航組織安全監督審計計劃埃塞俄比亞相關指數

資料來源:國際民航組織


埃塞俄比亞發生的較大事故主要有兩起:

1.埃塞俄比亞航空961號班機(ET961)

961號班機是埃塞俄比亞航空由亞的斯亞貝巴經內羅畢、布拉柴維爾、拉各斯飛往阿比讓的一班定期航班。1996年11月23日,該班機在亞的斯亞貝巴博樂國際機場和內羅畢喬莫·肯雅塔國際機場之間被三名尋求政治庇護的埃塞俄比亞人劫機,在接近科摩羅的印度洋進行水中著陸,因撞上礁石后機身解題。機上175名乘客和機組人員中,有125人死亡。如不計911襲擊事件中的地面死亡人數,該事件為涉及波音767-200客機的第二嚴重事故,僅次于2002年發生在韓國的中國國際航空129號班機空難。該事件在九一一襲擊事件前是致死人數最多的劫機事件。


2.埃塞俄比亞航空302號班機空難


2019年3月10日一架隸屬埃塞俄比亞航空的波音737 MAX 8客機于起飛后不久墜毀,機上149名乘客和8名機組人員全部罹難。


這架飛機載有149名乘客和8名機組人員,從博萊國際機場起飛6分鐘后于當地時間8點44分墜毀于距機場62公里外的小鎮德布雷塞特,機上157人不幸全部罹難。機上的157名乘客和機組員共來自33個不同的國家。其中21名乘客是聯合國職員,部分乘客前往內羅畢參加當地于3月11至15日舉行的聯合國環境大會會議。


2019年3月11日, 埃塞俄比亞航空將波音737 MAX 8客機停飛。包括中國在內的多個國家、多個航司也禁飛波音737 MAX8。波音公司承認,埃塞航空客機失控和墜毀應歸咎于飛機軟件,那架737 MAX客機當時處于“不安全狀態”,并不適合飛行。


(三)行業管理

目前,埃塞俄比亞交通運輸部下共有11個具體的運輸部門,具體如下:埃塞俄比亞-吉布提鐵路(CDA)

  1. 埃塞俄比亞機場集團(EAE)
  2. 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EAL)
  3. 埃塞俄比亞民航局(ECAA)
  4.  道路運輸管理局(RTA)
  5.  埃塞俄比亞鐵路公司(ERC)
  6. 陸港管理局(DPA)
  7. 海事管理局(MAA)
  8. 埃塞俄比亞公路管理局(ERA):
  9. 公路基金局辦公室(ORFA)
  10. 保險基金辦公室


其中3個與航空運輸管理有關,即埃塞俄比亞機場集團(EAE)、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EAL)、埃塞俄比亞民航局(ECAA)。


1.埃塞俄比亞民航局(Ethiopian Civil Aviation Authority)

網址:http://www.ecaa.gov.et/home/

郵箱:civil.aviation@ethionet.et

電話:+251-116-65-02-00

埃塞俄比亞民航局(ECAA)統籌管理埃塞俄比亞國內航空,主要工作包括對民航行業進行有效監管、環境監測、提供空中服務和安全檢測保障等。ECAA主要職權包括:


①監管:

· 包括但不限于:

-技術法規

-確保為公眾提供最高程度的安全、可靠和充分的航空運輸服務。

-登記所有民用航空器和;發出登記號碼;檢查和頒發適航證書,規定飛機可以使用的服務類型;規定條件以及飛機的維護和修理。

-審計、檢查、許可和監管所有機場和空中航行設施和服務。

-經濟和航空運輸條例

-促進和維持該國高效的航空運輸和通用航空。

-批準和監管航空運輸和通用航空服務。

-確定在何種條件下乘客、貨物和郵件可以在飛機上運輸。

-代表埃塞俄比亞政府簽署雙邊航空運輸協議。


②服務交付:

- 確定在埃塞俄比亞使用的航線并規定其投用條件。

-確定空中航行和進出埃塞俄比亞領土的條件。

-提供通信、導航、監視和有組織的空中交通管理。

-為飛行員提供飛行信息等服務

-為客戶提供安全、高效、經濟的航空運輸服務。


埃塞俄比亞民航局(ECAA)下設事故預防和調查司、民航安全政策和標準司、埃塞俄比亞民航培訓中心、改革實施和指導辦公室、性別和社會事務辦公室、種族和反腐敗辦公室、審計服務司、支持服務司、航空政策司和空中航行服務司等(見圖4-2)。其中,最主要的兩大部門是航空政策司和空中航行服務司。外資進入埃塞俄比亞民航領域建議初步對接航空政策局下屬航空運輸規劃部門,該部門負責為外國投資者頒發投資許可證及營業執照。

埃塞3

圖4-2  埃塞俄比亞民航管理部門組織結構圖

資料來源:http://www.ecaa.gov.et/home/about-us/organizational-structure/


四、埃塞俄比亞主要機場情況


埃塞俄比亞全國有50多個機場,其中亞的斯亞貝巴博萊機場、迪雷達瓦機場和巴赫達爾機場等為國際機場(見圖4-3,表4-2)。埃塞俄比亞國內每日航班量約120架次。位于首都的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是該國最大的機場,也是埃塞俄比亞的國際門戶機場。同時,由于亞的斯亞貝巴在非洲的獨特的戰略地位,該機場也是東部非洲的空運中心,多年被評為“非洲最佳機場”,現有15家航空公司執飛到該機場航線。埃塞俄比亞機場集團(EAE)成立于2003年,是埃塞俄比亞航空集團的核心業務單位之一,也是埃塞俄比亞國內機場設施開發服務的提供商。公司提供的服務包括機場的建設、維護和管理以及其他相關的服務。

埃塞4

圖4-3 埃塞俄比亞主要機場分布圖

資料來源:https://www.mapsofworld.com/international-airports/africa/ethiopia.html

表4-2 埃塞俄比亞機場列表

埃塞5

埃塞6

資料來源:埃塞俄比亞簽證網,https://www.ethiopiaonlinevisa.com/ethiopia-internal-flights/


(一)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Addis Ababa Bole International Airport)

IATA代碼:ADD;ICAO代碼:HAAB

網址:https://addisairport.com/ 

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位于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原名為海爾·塞拉西一世國際機場,位于亞的斯亞貝巴東南邊的博萊(Bole)社區,總占地約116659 平方米,是埃塞俄比亞國內最大的民用機場、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的樞紐機場。亞的斯亞貝巴機場還是埃塞俄比亞航空學院的基地以及非洲最重要的飛行員訓練與飛機維修中心。

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的航線覆蓋埃塞全境及非洲各地,還有飛往亞洲、歐洲、北美和南美的航班。通航的外國航空公司有德國漢莎航空、土耳其航空及阿聯酋航空等(見圖4-4)。該機場由埃塞俄比亞機場集團 (EAE)運營,由埃塞俄比亞航空局管理局管理。

埃塞7

圖4-4 埃塞俄比亞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出發航班圖

資料來源:https://addisairport.com/addis-ababa-flight-information/


1999年,機場耗資1.3億美元進行了擴建。2003 年 5 月,機場擴建完成并開放,新航站樓即現在的T2航站樓一度被稱為非洲“最先進的機場航站樓”。,每小時可服務約3000名乘客。舊航站樓即現在的T1航站樓隨后進行了翻新, 2004 年作為國內航站樓重新投入運營。


由于埃塞俄比亞位于非洲、歐洲、中東和遠東之間的十字路口,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一直被稱為“東非最繁忙的機場”。埃塞俄比亞保鮮貨物的進出口業務和國際旅游業務也主要依賴該機場。進入21世紀以來,博萊機場擁堵和飛機延誤情況較明顯。


2010 年 12 月,埃塞俄比亞機場集團宣布投資2790 萬美元進行機場擴建。此次擴建項目完工后緩解了亞的斯亞貝巴空中交通擁堵及旅客超負荷狀態。


2012年,為了保持埃塞俄比亞在非洲航空產業內的領先地位,埃塞俄比亞機場集團再次宣布擴建2號航站樓。此次擴建由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中交集團)承建,于2015年開工建設,2019年初正式投入運營。2019年1月27日,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艾哈邁德親自為博萊國際機場新擴建的T2航站樓揭幕。建成后的博萊機場擴大為其原來三倍的規模,擴容后的新航站樓旅客吞吐量由原來的每年700萬人次,提升至現在的2200萬人次。2017年,埃塞俄比亞航空集團還與中國交通建設集團簽署了3.5億美元的合同,計劃繼續擴建,將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建設為一個新的航空樞紐,但由于疫情等種種原因的影響,該項目暫未完成。


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的基地航司是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該機場的大部分航班也都是由埃塞航執飛。在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運營的航司主要有:埃塞俄比亞航空、吉布提航空、厄立特里亞航空、盧旺達航空、埃及航空、蘇丹航空、肯尼亞航空、阿聯酋航空、卡塔爾航空、德國漢莎航空、土耳其航空、沙特阿拉伯航空等(見圖4-5)。

埃塞8

圖4-5 亞的斯亞貝機場運力份額

資料來源:CADAS:埃塞俄比亞航空發展觀察,http://news.carnoc.com/list/465/465509.html


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是非洲最大的現代化國際機場之一,機場共有2條跑道(見表4-3)。

表4-3 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跑道情況

埃塞9

資料來源:埃塞俄比亞航空官網,https://www.ethiopianairlines.com/


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共有兩個航站樓,即T1航站樓和T2航站樓,中國參與新建的是T2航站樓。有30多個遠程飛機停機位。埃塞俄比亞航空、埃及航空、卡塔爾航空、蘇丹航空和也門航空主要使用T1航站樓,提供國內和地區航班服務,共有14個值機柜臺;國際航班及其他航空公司的航班則使用T2航站樓,共有28個值機柜臺。


據非洲航空公司協會(AFRAA)年度報告統計,2018-2019年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的旅客吞吐量均超過1000萬人,為非洲機場旅客吞吐量第三(前兩位分別是約翰內斯堡國際機場和開羅國際機場)(見圖4-6)。2020年,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旅客吞吐量達1127萬人次,排名非洲第一。

埃塞10

圖4-6  2018-2019年旅客吞吐量前20的非洲機場

資料來源:《AFRAA 2020Annual Report》

2019年,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的貨運量為251.8萬噸,與2018年(251.3萬噸)持平,該機場連續兩年貨運量排名均位于非洲機場第四(前三分別是開羅國際機場、喬莫肯雅塔機場和約翰內斯堡機場)(見圖4-7)。

11

圖4-7  2018-2019年非洲機場貨運量排行

資料來源:《AFRAA 2020Annual Report》


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中國航線大多由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運營(見表4-4)

表4-4  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開通中國航線情況

埃塞12

資料來源:埃塞俄比亞航空官網,https://www.ethiopianairlines.com/


(二)迪雷達瓦國際機場(Dire Dawa International Airport或Aba Tenna Dejazmach Yilma International Airport)

IATA代碼:DIR;ICAO代碼:HADR

網址:http://www.ethiopianairports.com/DireDawaAirPort.aspx

迪雷達瓦國際機場位于埃塞俄比亞特別行政市---迪雷達瓦市中心西北約5公里處,是一座軍民合用的國際機場,由埃塞俄比亞機場公司運營管理,主要為迪雷達瓦市提供航空服務。

迪雷達瓦國際機場海拔高度為1167米(3829英尺),只有一條跑道,跑道長度為2679米(8791英尺),寬度為45米(148英尺),跑道方向為15/33,表面是瀝青混凝土。

該機場主營國內、地區和國際定期的客貨運航線。目前,從迪雷達瓦國際機場出發的航班共有15個,有5條不同的航線,分別飛往埃塞俄比亞的亞的斯亞貝巴、戈德,索馬里的吉吉加和卡卜里達爾以及吉布提等地,這些航線將迪雷達瓦與3個國家的5個城市相連。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是迪雷達瓦國際機場的主要航空運營商。迪雷達瓦國際機場規模小,基礎設施和管理水平仍有待提升。


(三)巴赫達爾國際機場 (Bahir Dar Belay Zeleke International Airport )

IATA代碼:BJR;ICAO代碼:HABD

網址:http://www.ethiopianairports.com/BahirDarAirPort.aspx 

巴赫達爾國際機場位于阿姆哈拉省會城市巴赫達爾以西8公里處,主要服務巴赫達爾及周邊地區。巴赫達爾是埃塞俄比亞中西部新興工業城鎮,有許多旅游景點,還有較大棉紡織和酥油廠,東南30公里的阿巴伊河提斯厄薩特瀑布處還建有水電站。

巴赫達爾國際機場由埃塞俄比亞機場集團運營。該機場還服務于埃塞俄比亞空軍。巴赫達爾國際機場海拔1821米(即5970英尺),只有一條瀝青跑道,方向為04/22,跑道長3000米,寬45米。從該機場出發的航班主要目的地是埃塞俄比亞的亞的斯亞貝巴和拉利貝拉。


五、埃塞俄比亞主要航空公司情況


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Ethiopian Airlines)

IATA代碼:ET;ICAO代碼:ETH

網址:https://www.ethiopianairlines.com/et/

埃塞俄比亞航空成立于1945年12月21日,1946年4月8日正式開始運營,1951年開通國際航線,1959年成為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成員,1968年成為非洲航空協會成員。埃塞俄比亞航空是埃塞俄比亞的國有航空公司,也是該國最大的航司,總部位于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其樞紐機場為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次樞紐機場為納辛貝·埃亞德馬國際機場。埃塞俄比亞航空是第一家進入中國市場的非洲航司。


埃塞俄比亞航空經營了多條定期客運和貨運航班,前往埃塞俄比亞國內和非洲、亞洲、歐洲、北美及南美共119個客運目的地點,其中埃塞俄比亞國內目的地有10個。另外,埃塞俄比亞航空還有37個貨運目的地。截至2021年11月,埃塞俄比亞航空仍在運營的航線共有96條,其中飛往中東地區的航線一共有7條,飛往非洲其他地區的有57條(東非19條,西非17條,南非21條),飛往亞洲的航線有9條,飛往歐洲的航線有16條,飛往美洲的有7條。目前,埃塞俄比亞航空運營的中國與埃塞俄比亞之間的航線有4條(見表4-5)。

表4-5 2021年中國-埃塞俄比亞正在運行的航班

埃塞13

資料來源:https://www.ethiopianairlines.com/aa/travel-updates/operational-flights


埃塞俄比亞航空于1945年年底在美國環球航空(TWA)的協助下成立,并于1946年4月8日正式開始運營。在20世紀40年代后期,該航司的航線網絡擴展到內羅畢、蘇丹港和孟買。1998年,埃塞俄比亞航空開始營運跨越大西洋的路線。2007年,埃塞俄比亞航空獲得了IATA-IOSA 注冊證書。


2008年,埃塞俄比亞航空與漢莎航空簽訂了代碼共享協議,能夠為其客戶提供從其樞紐亞的斯亞貝巴到漢莎航空樞紐法蘭克福的每日航班,以及前往世界許多其他目的地的便捷轉機。在此期間,埃塞俄比亞航空還與包括布魯塞爾航空在內的其他航空公司簽訂了代碼共享協議。

2009年,埃塞俄比亞航空直接從制造商處訂購了35架新飛機,包括5架 B777-200LR 和12架A350-900的訂單,埃塞俄比亞航空還訂購了10架波音 B787和8架龐巴迪飛機。該公司擁有了非洲最年輕的機隊,也大大提高了公司的效率運營。埃塞航空同時是非洲和地中海東部地區規模最大的航空器維護、維修服務商,獲得了美國聯邦航空局和歐盟航空安全局認證。

2010年,埃塞俄比亞航空與星空聯盟的創始成員之一斯堪的納維亞航空簽訂了代碼共享協議,為旅客提供了更好的歐洲-非洲之間的服務。

2011年,埃塞俄比亞航空開通了飛往中國杭州、馬拉卡勒-南蘇丹、米蘭-意大利、馬斯喀特-阿曼的新航線。此外,埃塞俄比亞航空還利用777-200機型推出了每天直飛北京的航班。2011年12月13日,埃塞俄比亞航空加入星空聯盟,是非洲大陸的第三家加入星空聯盟的航空公司(第一家和第二家分別為南非航空和埃及航空)。

2012年,埃塞俄比亞航空在洛美-多哥建立第二個樞紐。同年9月19日,埃塞俄比亞航空成為非洲大陸第一家接收和運營B777貨機的航空公司,再次引領非洲航空業。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的數據,2014年,埃塞俄比亞航空成為收入和利潤最大的非洲航空公司。

2018年,埃塞俄比亞航空與贊比亞政府敲定了重新啟動贊比亞航空公司的股東協議。贊比亞政府將是贊比亞航空公司的大股東,擁有 55% 的股份,埃塞俄比亞航空將擁有贊比亞航空45%的股份。

埃塞俄比亞航空最早由美國環球航空參股運營,后來由埃塞俄比亞政府全資擁有,傳統上政府并不會干預其運作,即使在公司面對政務困難時期亦不會出手。不同于非洲地區早年間國有航空公司因裙帶關系和政治原因而經營不善的情況,埃塞俄比亞航空未受該因素影響,一直保持著公司內部的專業運營和管理。

2017年7月,埃塞俄比亞政府為提高公司效益,將航空公司重組為一家全資航空控股集團。重組后的公司業務包括埃塞俄比亞機場集團、客運航空公司、貨運航空及物流公司、埃塞俄比亞航空學院、埃塞俄比亞機上餐飲服務、埃塞俄比亞保養、維修服務以及埃塞俄比亞酒店和旅游服務。2018年,埃塞俄比亞政府宣布將埃塞俄比亞航空等幾家國有企業進行私有化。埃塞俄比亞政府保留了包括航空公司在內的主要公司的多數股權。不過埃塞俄比亞航空官網和非洲航空協會聯盟官網均顯示,目前埃塞俄比亞航空仍是埃塞政府100%控股。2020年10月12日,埃塞俄比亞財政部長艾哈邁德·施德在亞的斯亞貝巴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宣布暫停計劃中的航空公司私有化,,理由是埃塞俄比亞航空表現良好并且“看起來很強勁”,“保持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目前的運力對經濟更有利”。


埃塞俄比亞航空將貨運視為其核心業務組成部分,建立了最先進的貨運碼頭,年貨運能力為350,000 噸,將亞的斯亞貝巴定位為區域樞紐。


此外,埃塞俄比亞航空學院已成為非洲航空培訓的主力。學院致力于為自己和整個航空業發展和提供有能力的勞動力。該學院同時開展培訓和發展計劃,涵蓋飛行員、機組人員和技術人員,并開設了營銷和領導力提升方面的綜合課程。2014年,埃塞俄比亞航空學院成為IATA授權培訓中心并加入了IATA的全球培訓合作伙伴網絡。埃塞俄比亞航空學院也成為非洲第一所獲得多機組飛行員執照 (MPL) 培訓的航空學院。


埃塞俄比亞航空擁有約750名專業飛機維修機械師,位于公司總部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機場的飛機維修基地在在非洲屬于比較先進的基地,可以開展波音737、波音757、波音767、DHC-6等機型的全系列MRO維修工作,以及發動機孔探工作。維修基地擁有FAA維修資質,不僅滿足自身航空運營的機務維護需求,還向非洲其他國家航空公司提供MRO服務。


埃塞俄比亞 MRO 被認為是非洲和中東地區最好的飛機發動機和部件維修和飛機大修中心之一,符合埃塞俄比亞民航和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的批準標準。埃塞俄比亞 MRO 維護現代和完整的飛機發動機。維修基地為波音、Turboprobe DHC-6、龐巴迪和??颂峁┩暾某商拙S修服務。此外,埃塞俄比亞MRO還向向波音公司供應 737、747、767 和 777 機型的飛機內部電線,其中 85% 的產品用于 777。


多年來,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的客運量不斷增長(見圖4-8)。2017/18財年(截至2018年6月30日)首次突破1000萬人次大關,達到1060萬人次。2019年,埃塞俄比亞航空的總客運量為12,631,000人,其中國內旅客2,064,000人,國際旅客10,567,000人,是非洲航空公司聯盟的非洲航司中排名第一(其次是埃及航空和肯尼亞航空)。在所有的非洲本土航司中,埃塞航空占據非洲民航市場份額最高,約為8.4%。 

埃塞14

圖4-8  2008-2018年埃塞俄比亞航空客運量

資料來源:CADAS,埃塞俄比亞航空發展觀察。


近年來,埃塞俄比亞航空的貨運量總體呈現正增長狀態(見圖4-9)。2017/18財年的貨運量比上一財年增長了18%,達到40萬噸。截至2018年10月,埃塞俄比亞航空在中國已開通廣州、上海、香港的貨運航線。2018年底,埃塞俄比亞航空還開通了奧斯陸(挪威首都)-廣州的貨運航線,主要運輸挪威海鮮產品,剛開通時是每周5班,該航線由B777飛機執飛。據《AFRAA 2020Annual Report》顯示,埃塞俄比亞航空的年度貨郵吞吐量為列非洲第一。2019年,埃塞俄比亞航空貨運總量為459,395噸,其中國內貨運量為606噸,國際貨運量為458,789噸。

埃塞15

圖4-9  2008-2018年埃塞俄比亞航空貨運量統計

資料來源:CADAS,埃塞俄比亞航空發展觀察


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是全球僅有的四家在 2020 年實現盈利的航空公司之一。埃塞航首席執行官GebreMariam曾表示,該航空公司在 2021 年上半年也實現了盈利。新冠肺炎疫情對航空業造成了沉重打擊,全球累計虧損達到 1030 億歐元(1259 億美元),其中 16億歐元來自非洲航空公司。該年度埃塞航空的旅客量同比下降69%,該公司大力開展貨運業務,主要用于運輸疫情期間的醫療用品(包括新冠疫苗和口罩等防疫物資)。截至2021年5月,埃塞航空已經運輸了超過2000萬劑新冠疫苗到20多個國家。在全球疫苗運送方面,它與世衛組織、聯合國和中國均有合作。

據星空聯盟2019年統計,埃塞俄比亞航空年度營業額為33.2億美元,共有16732名員工(見表4-6)。

表4-6  埃塞俄比亞航空近年的財務狀況(財務年度結束于每年6月30日)

埃塞16

資料來源:埃塞俄比亞航空官網財務年報


埃塞俄比亞航空擁有非洲最年輕的機隊之一,平均機齡為5.54年,主要以波音機型為主(見表4-7)。

表4-7 埃塞俄比亞航空機隊

埃塞17

資料來源:https://corporate.ethiopianairlines.com/AboutEthiopian/OurFleets


目前,埃塞俄比亞航空國內航班量占比33.7%。其中亞的斯亞貝巴-默克萊(提格雷州首府)航線班次最高,達到每周約60余班,其次為亞的斯亞貝巴博樂-巴赫達爾航線每周55班,有10條航線的周頻達到14班(見圖4-10)。

埃塞18

圖4-10 埃塞俄比亞航空國內航線頻次

資料來源:CADAS:埃塞俄比亞航空發展觀察,http://news.carnoc.com/list/465/465509.html


在國際航線網絡中,埃塞俄比亞航空的非洲航點近50個,主要以亞的斯亞貝巴博萊機場為樞紐拓展至非洲各個國家,大部分非洲內部航線為獨飛航線,近60%的非洲內部航線的班次達到每日1班,其中頻次最高的為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內羅畢,達到每日4班(見表4-8)。

表4-8 2018年埃塞航空非洲內部航線統計

埃塞19

資料來源:CADAS,埃塞俄比亞航空發展觀察,http://news.carnoc.com/list/465/465509.html


埃塞俄比亞航空共有亞太地區的航點12個,通達9個亞太國家,亞太地區航班量占國際航班量的14%,且非洲-亞太航線均為獨飛航線。其中中國以及中國地區航點共5個,中非航線的航班量在亞太國家中占比最高,占其亞太航班量的37%。根據中國與埃塞俄比亞間航空運輸協定,各方可享有每周28班客運/客貨混合運力額度,其中北京、上海最多每周7班,廣州最多每周10班,埃塞俄比亞航空已將北上廣的航權全部用完。其次航班量較多的國家為印度,每周23班,航班量占比25%。


2019年,埃塞俄比亞航空每周有35個客運航班和21個貨運航班直飛中國的5個航點,分別是北京、上海、廣州、成都和香港。在2020年春運期間,埃塞航根據實際的市場需求對航班的頻次做了一些調整,削減了約11%的運力。盡管如此,在疫情爆發后,埃塞航空仍然保持往來5個中國目的地的定期航班。


2020年初,中國鄭州機場新增10個國際貨運通航點,其中包括亞的斯亞貝巴博萊機場。該航線由埃塞俄比亞航空執飛。同年,9月20日,埃塞俄比亞航空開通“深圳-迪拜-亞的斯亞貝巴”貨運航線,由波音777全貨機執飛,每周兩班。2020年9月30日,埃塞俄比亞航空開通“武漢-亞的斯亞貝巴”定期國際貨運航線。


自運營以來,埃塞俄比亞航空與多家航空公司合作,實行航司代碼共享協議(見表4-9)。

表4-9 埃塞俄比亞航空代碼共享航司名單

埃塞20

資料來源:埃塞俄比亞航空官網https://corporate.ethiopianairlines.com/company/partners-alliance/code-share


通過代碼共享、股權合作等方式,埃塞俄比亞航空不斷強化其在非洲影響力。


2009年,埃塞俄比亞航空與ASKY(阿斯凱)航空(一家位于多哥洛美的跨國私人航空公司)合作并簽署了管理合同,共同努力將多哥洛美打造為區域和洲際航線開發的西非樞紐。

2013年,埃塞俄比亞航空與馬拉維航空成為戰略合作伙伴(擁有馬拉維航空49%的股權),加強南非、西非和埃塞俄比亞至全球的航線網絡。

2018年,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與贊比亞政府啟動贊比亞航空公司的股東協議,埃塞俄比亞航空擁有贊比亞航空45%的股份。同年,埃塞俄比亞航空與乍得政府達成最終協議,以埃塞俄比亞航空49%和乍得政府51%的股份比例共同成立乍得航空(Tchadia Airlines),并于2018年10月1日開航。新的乍得航空將被打造成中非樞紐,連通本土地區與中東、歐洲和亞洲主要目的地。此外,埃塞俄比亞航空還收購了幾內亞國家航空的股份,埃塞俄比亞-莫桑比克聯合航空也處于籌備之中。


六、中國-埃塞俄比亞航線開通情況


2015年11月,中國國際航空公司開通了北京直飛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航班,航班號CA869/70,每周三班,班期1/4/6,去程航班為北京時間00:40起飛,亞的斯亞貝巴當地時間7:20到達;回程航班為亞的斯亞貝巴當地時間14:30起飛,北京時間5:10抵達??湛虯330-200執飛。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陸續開通了亞的斯亞貝巴與上海、廣州、成都和香港之間的客運直航(見圖4-10)。

近年來,中國政府允許埃塞俄比亞政府開設以中國為中心的亞洲航線,這對埃塞俄比亞起到了促進經濟發展的作用。埃塞航空公司簽署了ESLSC.COM(埃塞俄比亞物流公司)作為貨運代理企業,從此中國、埃塞俄比亞之間的貨運量不斷增長。

埃塞21

圖4-10 埃塞俄比亞航空航線圖

資料來源:CADAS,埃塞俄比亞航空發展觀察


七、埃塞俄比亞民航業發展影響因素


(一)政府政策

近年來,埃塞俄比亞政府對外資持友好態度。為實現其制定的國家五年綜合發展規劃《增長與轉型規劃》,埃塞俄比亞政府采取了放寬投資領域、降低投資最低限額等措施、簡化投資審批程序、免稅等措施加大吸引投資力度,外國直接投資增長較快。

埃塞俄比亞2020-2021財年(2020年7月8日至2021年7月7日)吸收外資逾39億美元,較之前大幅增長。如今,埃塞已逐漸成為海外資本,特別是中國資本的主要投資關注地之一。

埃塞俄比亞《投資法》以及2020年9月2日新出臺的《投資激勵措施和為國內投資者保留投資領域的部長理事會條例》主要規定了外資在埃塞俄比亞投資的市場準入要求。


(二)行業對外開放

為進一步吸引外資,2018年埃塞俄比亞政府允許國內外投資者購買此前長期由國有資本壟斷的埃塞電信、埃塞航空、埃塞電力和埃塞航運和物流公司的股權,但政府仍將控股上述國企。

埃塞俄比亞民航行業對外開放程度在不斷擴大。舊版《投資條例》規定“超過50位乘客運力的航空運輸服務”只能由埃塞俄比亞政府投資經營,不超過50位乘客運力的航空運輸服務只能由埃塞俄比亞國民運營。在新條例第三條取消了政府對航空領域的壟斷,投資者可以與埃塞俄比亞政府共同投資國際空運服務,早期由政府壟斷的“可容納50名乘客的國內航空運輸服務”現在可以對埃塞俄比亞國內投資者開放。新條例允許埃塞俄比亞政府在需要的時候與國內外投資者組建合資企業,新條例沒有為投資此類資產的外國投資者設定強制性的所有權上限,最終決定權還是在埃塞政府手里。


(三)旅游業發展

埃塞俄比亞有3000多年的文明史,旅游資源豐富,文物古跡及野生動物公園較多,9處遺跡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號稱“13個月陽光”的國家。2004年,埃塞俄比亞成為中國公民出國旅游目的地國家。政府已采取擴建機場、簡化簽證手續、加強旅游基礎設施建設等措施促進旅游業發展,努力促進使埃塞俄比亞成為非洲十大旅游國之一。

2017年,埃塞俄比亞接待入境旅客91.8萬人,較上年同期增加4.9萬人。對GDP的直接貢獻20.5億美元,總貢獻50.7億美元。2017年,旅游業直接收入占埃塞GDP的比例已由十年前的1%上升至2.7%。2018年,旅游業為埃塞經濟貢獻74億美元,提供了220萬個就業崗位。2019年以來,埃塞政府重點打造了亞的斯亞貝巴“團結公園”“河岸綠色發展”和恩托托山公園等旅游項目,希望借此進一步發展旅游業。2020年6月,《福布斯》雜志把埃塞評為疫情結束之后最值得出游的七個國家之一。埃塞俄比亞的國際航班主要是依靠旅游業和國際經貿拉動,極富潛力的旅游業資源將有可能進一步助力埃塞民航業的發展。


(四)國內外環境

1.AFCFTA非洲大陸自貿區對埃塞俄比亞民航業的影響

2018年,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AFCFTA)成立,由包括埃塞俄比亞在內的54個非洲國家共同創建的貿易協定。該協定致力于打造單一的非洲市場,深化非洲大陸經濟一體化。該協議最初要求成員國之間的進出口商品關稅需去除90%。

埃塞俄比亞民航業在非洲地區內部的航線密度遠大于其洲際航線。埃塞俄比亞民航業的主要驅動力即旅游業和國際經貿。雖然目前非洲大陸自貿區生效不久,自貿區各方面條件還尚未完善,但是長遠來看其必將有利于非洲大陸內部的人員往來和貿易發展,從而拉動非洲經濟增長。未來非洲大陸內部航線預計將成為埃塞俄比亞經濟特別是其航空產業增長的一大推手。

2.埃塞俄比亞被從AGOA受惠國名單中暫時剔除

2021年11月2日,拜登政府發表通告表示要將埃塞俄比亞從AGOA受惠國名單中暫時剔除(見圖4-11)。

埃塞22

圖4-11 拜登政府遞交國會的有關取消埃塞俄比亞AGOA資格的通報

資料來源:白宮官網


自2000年起,美國克林頓政府對非實施了《非洲增長和機會法案》(African Growth and Opportunity Act, AGOA),為包括埃塞俄比亞在內的39個非洲國家提供了7000多種產品免稅輸美的優惠待遇。2001年,埃塞俄比亞與歐盟簽訂了EBA(Everything but arms)協議,此后埃塞的產品(除武器外)進入歐盟市場時享受免關稅、免配額的優惠待遇,包括中國在內的多國對埃塞制造業的投資就是為了利用AGOA法案使產品免稅進入美國市場和利用EBA免稅進入歐洲市場。


AGOA素來被稱為“美國與撒哈拉以南非洲經濟關系的基石”,很大程度上提高了“非洲制造”產品的競爭力。此前埃塞俄比亞也一直受惠于該法案,該法案是這些年來埃塞向外國招商引資的巨大優勢之一。2000 年引入 AGOA 時,埃塞俄比亞向美國出口了價值 2800 萬美元的商品;到 2020 年,這一數字增長了大約十倍接近 3 億美元,其中近一半是在 AGOA 之下。埃塞俄比亞政府曾表示,AGOA項目在埃塞創造了20萬個直接就業崗位和100萬個間接就業崗位。


埃塞俄比亞內亂沖突的爆發和蔓延引發了該國國內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2021年11月2日,拜登政府指責埃塞俄比亞“嚴重違反國際公認的人權”,并宣布將從2022年1月1日起終止埃塞俄比亞作為《非洲增長和機會法案》下撒哈拉以南非洲受益國的指定,并將繼續評估埃塞俄比亞是否滿足《非洲增長和機會法案》的資格。歐盟方面也在考慮一定的制裁措施。此舉將對埃塞俄比亞的產業發展帶來重大沖擊,快速降低埃塞俄比亞的外資吸引力,并損害埃塞俄比亞的工業發展特別是在紡織品和皮革制品領域的工業生產,有可能進一步加劇埃塞俄比亞的外匯壓力。


(五)疫情應對措施

截至當地時間2021年11月14日,埃塞俄比亞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的人數為368,822人,死亡人數為6,623人(見圖4-12)。目前,埃塞俄比亞疫苗接種比例較低,全部接種完成的僅占1.4%,至少接種了一劑疫苗的有3.7%。

埃塞23

圖4-12 2020年1月-2021年11月埃塞俄比亞新增新冠確診病例

資料來源:JHU CSSE COVID-19 Data


埃塞俄比亞政府成立了全國疫情防控部際委員會,宣布關閉夜店、教育和宗教機構,關閉陸地邊境,對入境人員強制隔離14天等防疫措施,要求民眾盡量居家,安排部分聯邦政府公務員在家辦公,并陸續釋放部分囚犯?,F已調整為:如有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可自行居家隔離14天;否則須強制集中隔離7天并居家隔離7天。


此外,埃塞俄比亞衛生部指定了一系列預檢、隔離和治療中心,并積極籌建 “方艙醫院”等救治設施,發布了一系列新冠肺炎防控技術指南,每日定期發布疫情信息。當地設立了數十個個核酸檢測實驗室,各地方州已逐步開始入戶排查疑似病例。提格雷州在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前,已宣布州內緊急狀態措施。


疫情防控措施也影響了埃塞政府部門服務企業的效率,影響中資企業辦理相關業務,目前埃塞海關總署實行輪崗式辦公,一組人員工作一周后由另一組上崗輪換,致使工作人員不足,報關、驗關、查價、質檢等手續辦理緩慢。埃塞部分州市實行封閉式管理措施,境內單據傳遞和貨物運輸受阻。同時,埃塞移民局辦公時間縮短,居住證新辦或延期受到影響。


(六)埃塞俄比亞內亂沖突

從2019年底至今,埃塞俄比亞一直處于內部沖突狀態中。進入2021年下半年,沖突已經實際上演變為內戰,不僅沒有緩和之勢,其危害還在進一步擴大當中。內戰已為埃塞俄比亞帶來了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


香港三级日本三级三级韩级,永久免费的无码中文影视,国产精品三级不卡电影